果米网络科技
7*24小时服务热线:
06352186660
新闻中心news
行业资讯

28岁程序员的逃跑计划,从送外卖开始

作者:创始人 日期:2022-08-08 人气:52

  在知乎、脉脉、小红书、抖音都有不少讨论,有人说现身说法,“40 岁找工作,被歧视”;有人则认为,“技术好就不会有”,答案莫衷一是。

  在短视频平台,不少程序员从幕后走向台前,讲述自己的失业经历和年龄焦虑,百度前员工李豹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做自媒体视频 4 个月,7 月 13 号,李豹的采访视频——39 岁大厂员工被裁每月房贷 1 万 5 的话题冲上热搜第一,他的故事又引发了一波中年程序员的出路探讨。

  “最初选择大厂,是想逃过 35 岁被裁员的坎儿,结果还是没逃过。”

  焦虑还在蔓延,还没到 35 岁的小林和瑞新都开始未雨绸缪。

  小林开始利用下班和周末的时间送外卖、跑腿,在上海的车水马龙之间穿梭,这份体力活却意外为小林带来了活力;瑞新开始捡起许久不做的私活,公司苗头不对,自己还背着房贷,曾经被私活折磨、发帖说程序员别接私活,如今又开始重操旧业。

  据《2021 年中国程序员薪资和生活现状调查报告》,22-24 岁的程序员占比高达 11.2%,25-29 岁的程序员占比高达 42.5%,30-34 岁的程序员占比高达 31.8%,而 35 岁及以上的程序员占比仅为 9.4%,不到1/10。

  据最新发布的《2022 年毕业季调研分析报告》显示,IT 技术是毕业生就业选择的主流职位,长期以来,高薪不断诱惑着年轻人们涌入码农行业。

  一面是入口拥挤,一面是上升机会收窄,不少夹在其中的中年程序员在焦虑中渴求转型。

  城外的人想进去,城里的人想出去,而出去的方式,大多从副业开始。

  01、副业送外卖,居然“真香” 

  28 岁的小林,已经做了七年程序员,从月薪 4500 元的小码农开始,一路奋斗到月薪 31K 的开发主管,最近又多了个身份——外卖员。

  尽管没有“被毕业”的经历,小林看到过太多大厂 35 岁+员工被优化的消息,难免会有担心。35 岁像是一团未知的阴影,“咱也不知道 35 岁的时候还能不能干动代码。”

  “都说程序员转行都是外卖员?那不如试试。”由于网上铺天盖地地玩梗,当小林想要做点副业搞钱的时候,第一个想到的,就是送外卖。小林把送外卖当做一种尝试,先做了再说,“为了不被哪天突然降临的失业整得猝不及防,年轻且有时间的时候,更要努力探索挣钱之道。”

  从好上手的"闪送"开始,再到时效性极强的外卖,一试就是一个多月。

  “因为工作不会加班,我就周一到周五送晚上,每天 7 单左右,周末送全天,每天十几到二十单。”

  一单的价格从 10 元到 30 元不等,一个月跑下来,小林的骑手账户里攒下 5777 元。他很惊喜,“原来我利用之前睡懒觉摸鱼的时间,可以创收这么多,虽然辛苦,但就当每日写代码后的健身了。”

  小林将自己的经历发到了社交平台上,引来了不少评论。有人计算道,“平均 1 个小时 42 元,不如接点私活。”

  但小林并不这么想,尽管开始这份副业的初衷是为了挣钱,但也不只是挣钱而已。

  “我做了 7 年程序员了,一直在敲代码,真的觉得很枯燥”小林想体验不同的生活,从别的地方找点灵感。

  在小林看来,程序员埋头干技术,伴随着工作年限的增长,其他方面的素质会有退化。

  “比如,当众表达能力,处理问题非黑即白,熬夜加班等带来的身材管理欠佳,一般微胖亚健康。”小林说道,“因为工资不低,会倾向于安于现状,一般不会想着冒险去创业,如果想在这行干得久,一有时间就会去学习,也没时间去考虑其他副业。”

  和程序员孤独地码字不同,在闪送的路上,每天都能遇到不同的商家和顾客有惊喜和也有意外发生,作为日渐社恐的原外向人士,小林越来越不社恐了,小红书上的他更是显得元气满满。

  “送了段时间闪送后,我去试了美团外卖,更赚钱但很容易出错。”写得好程序,但不一定干得好外卖。急了就容易犯错,小林有送错过餐,有因为下雨打湿餐后被顾客责怪,还有送达后未拍照,最后客户丢单来投诉,一单就扣掉他十几块。

  但小林的心情并没有被影响。不像代码按部就班地排列着,生活允许 bug 的存在。

  骑手工作让小林体验感拉满的,还有舒适的“工作环境",每天骑着小电驴、吹着自由的风,他觉得比坐办公室更舒服。

  “我也知道,这是因为我不需要靠外卖养家糊口,压力比较小。”从副业的定位来看,闪送很好地满足了小林对户外活动的需求,“因为不想接代码私活,但又没有别的搞钱办法,所以先将搞钱的欲望持续下去。”

  一个多月的跑腿经历,为小林增加了办公室以外的视野,更熟悉了上海各个地方的环境,“说不定哪天就被某个场景、某个人、某件事、某个物品触发,想到挣钱的点子。”小林的想法颇为乐观,“退一步讲就算哪天摆摊,也能知道哪里能摆、哪里人流大了吧。”

  赞同小林的人不在少数,有网友问他,“怎么加入呢,同在上海的测试一枚,平时坐着时间太长,也想下班锻炼下,赚点外快。”

  “小林们”的 35 岁焦虑,是年龄焦虑也是职业规划焦虑,做副业的他们,更多的是想要逃离代码中内卷的循环。

  02、接私活的攒钱狂魔,没有退路可言 

  有人寻找出路,有人已经没有退路。

  瑞新今年 33 岁了,赶上了互联网最好的十年,也赶上了落寞的寒冬。

  “周围同行普遍都很焦虑,毕竟向上晋升,管理岗坑位少,非管理岗都会优先选择年轻的体能好的。”瑞新早早地咨询了 35 岁+的朋友,“他开始也挺焦虑的,但后来慢慢看开了,找了个比较养老的公司,工资倒挂,但也认了。”

  转型管理也是一条路,“但转型成功的不多。”瑞新说,“像我这种程序员,很多都是话少干活的性格,不太适合去做业务。”

  “总之,保持开放的心态,持续学习。我身边也有 35 岁+的同事,很多人到了这个年纪,会非常固执。”

  在互联网大环境不好的这几年,瑞新所在的部门频频遭优化,早就不做私活的他,最近又开始接活了。

  瑞新明显地感受到广州今年的就业行情不好。有朋友换工作,找了两个月还没找到。接私活虽然不能财富自由,但因为年龄不小,每个月还有 2 万的房贷,“这种时刻应对风险比较重要。”瑞新补充道。

  瑞鑫还提到,主业和私活不好平衡,做私活是一种短平快的模式,能验收就行,久而久之,思维模式容易僵化,并不是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。

  接私活最累的地方,在于和甲方沟通难,“收钱怎么收?押金多少?中期款和尾款怎么定?需求对接很难对齐,大到产品设计,小到 UI 模块,对方可能自己都没想清楚,什么都没有,很容易扯皮。”

  “煎熬一个月,收入一两万,缺钱的时候可以做做。”瑞鑫总结道。

  在知乎,《我想赚外快:程序员如何接私活》栏目就有 2.9 万人在看;在程序员社区 CSDN,私活相关的帖子就有 1 万多条。

  小林也接过的一段时间的私活,他总结主要有四类:项目经理朋友推荐的项目、老东家外包来的项目、帮别人解决问题获得过打赏,以及在码市等众包平台接单。“众包接单的单价极低,如果没有开源代码直接撸,一定不要接,否则累死累活,挣不了几个钱。”

  对小林而言,最好的是老东家外包过来的项目,3 万块钱 10 来天就能完成,但这种单价高耗时短的好项目往往不能持续拥有;其次,是朋友推荐的私活,2 万块要花两个月的业余时间,单价不算高,“因为他们也要抽点提成”小林解释道,“自己也不太好意思讨价还价。”

  上班写代码、下班写、周末还得写,小林提到自己有段时间疯狂地想赚钱,但后来发现要是持续地接,体力和精力上都吃不消。

  小林在码市接的单,报酬 7000 元,包整个前后端还有 app,“之前我做过类似的项目,觉得稍微改下就行了,但等详谈需求的时候,发现和理想相差比较大,所以最后没有继续合作了。”

  在小林看来,接私活来提升技术不太现实,“对老手而言,就是不断重复,对新手而言,这并不是提升自己的最佳途径,就是个短期赚钱的办法。”林补充道,“如果你真的爱好编程,那可以去玩,同时挣点外快,但是对于我个人而言,生活全是写代码,太难熬了。”

  03、不想成为老板的程序员,不是好员工 

  知乎有一条老帖,“作为不懂技术的女人,程序员老公想创业,该如何替他分忧?”

  高赞回答是,“谢邀,让他别创业。”

  32 岁的文友,在知乎分享了自己的故事——曾如何从游戏开发,转型为创业老板。

  “工作 8 年,手头的源代码拷贝了无数份,感觉自己有技术了,就想要干一番事业。”文友说道,“和我有同样想法的程序员绝对不在少数,当时认为技术是成功的关键,其他都不是重要。”

  但事实证明,文友的想法大错特错。

  文友先是找到一位市场营销的合伙人,“一个人负责客户,一个人负责技术,我更多地按照对方的意思开发。”

  最开始,文友开发的是一款 DNF 外挂,两人合作得非常成功,赚了一笔,但后来因为风险太大了就停止更新,退出了市场。

  两人又开始开发第二个项目——淘宝客软件,“初期效果不错,纯利润收入大概在5-10w 每月”,据文友所说,公司营收每个月都有在增长。

  因为觉得自己的技术好,文友开始自顾自地考虑加强技术板块投入。

  “当时强行拉自己的一个开发朋友加盟,负责市场的合作伙伴不乐意,说公司还不到需要更多人加盟的地步,但最后还是将就同意了。”

  也许是文友的固执让合作埋下不快的阴影,一段时间后,合伙人提出将项目转交给他,文友将自己的倔强贯彻到底,“我觉得我一个人来也行,反正有产品。”

  但事实上,没有了市场支持就没有客户,很快客流量就有了下滑。文友一个人边做边憋着一股劲,对标竞品技术,给淘宝客软件不断升级、增加新功能,最终也没能挽救颓势。

  “功能开发得再好,实在找不到客户,项目最后自然而然地垮了。”复盘整个过程,文友认为,自己的问题在于技术自大。

  “第一次之所以能成功,不是因为我的技术,而是另一位合伙人的市场资源。那时候每天微信爆号,一天几百粉丝加入,就算是卖空气也是可以赚钱的。”

  “我一直以来,都没有跳出自己的怪圈,一个程序员的怪圈,总觉得技术必须要先进,产品必须要完善才上线,我用了接近两年的时间,才跳出去。”

  说起创业经验,文友坦白提到,“如果你开始准备创业了,手头上面的工作还没有辞掉,尽量先不要辞职。”

  “创业初期,不会有任何收入,不要幻想创业半年就财源滚滚,挤牙膏式地把上班空余时间全部投入创业的资料整理,资源整合、分析市场、寻找客户。先不要急于去开发产品。”

  随着主业的不确定性增加,人们对副业、创业的渴求增强。无论小林、瑞新还是文友,都开始渴望在程序员的职业之外,找到更广阔的天地。

  在开拓副业的路上,他们带着畏惧中年失业的焦虑,带着对生活责任的担当,更有几分不甘现状的理想,也许不再青春,但可以依然年轻,继续出发。


0
0
标签: 28岁程序员
相关内容
付款方式
×